dvbbs
收藏本页
联系我们
论坛帮助
dvbbs
繁體中文

>> 象棋文学天地 棋人棋事报道 棋友沟通、交流、侃大山、互通有无的场所
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 
秋雨夜论坛象棋论坛棋人棋事 → 《帝王八卦梮 河洛九宫枰》-季本涵

您是本帖的第 3858 个阅读者
树形 打印
标题:
《帝王八卦梮 河洛九宫枰》-季本涵
秋雨夜象棋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等级:超级版主
威望:3996
文章:14786
积分:57725
注册:2008年11月10日
楼主
 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秋雨夜象棋

发贴心情
《帝王八卦梮 河洛九宫枰》-季本涵
通籍名宿探寻象棋两大“悬案”
来源:中国江苏网      作者:王全立
2014-11-07 16:27:32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季本涵正在参加元老赛。

  中国江苏网11月7日讯 象棋运动家喻户晓,被公认为国内最普及的智力项目。你知道棋盘、棋子何时定型的吗?你知道象棋7种棋子走法的由来吗?上月中旬,南通籍国家象棋大师、象棋特级国际裁判季本涵在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上发表了论文《帝王八卦局河洛九宫枰——象棋探源新论》,对两大悬案进行了探索。专家学者们认为:论文观点鲜明,论据周详,学术性强,丰富了象棋“易象起源说”。

  核心提示:今年七八月间,季本涵完成了长达1.4万字的论文《帝王八卦局河洛九宫枰——象棋探源新论》。该文分上、下两篇,上篇探讨失传的周武帝《象经》和象戏,首次提出象棋棋子的走法起源于易象中的九宫飞位、地支冲破以及弹棋遗意。下篇在象棋定型于北宋中后期共识的基础上,运用河图洛书学说首次提出棋枰、棋子先后定型于神宗、哲宗两朝。上月中旬,季本涵带着这篇论文参加了第二届中国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,力压各路棋界名家的佳作,获得最高奖项——优秀论文奖。季本涵十分欣慰地说:“我这两项研究,把现代象棋的定型时间,从以往的前后跨度100多年压缩到不足30年。”

  记者 王全立

  新论一:象棋7兵种的走法由来

  南北朝周武帝在《象经》中发明了一种名叫象戏的棋戏。令人遗憾的是,周武帝英年早薨,唐初之后《象经》失传,仅“序”和“赋”保留传世,使后人对象棋起源的研究异常困难。

  长期以来,不少研究者注重从华丽的赋辞中寻觅象棋兵种的踪迹。季本涵带着批判的观点仔细揣摩现存文献和前人论点,他采取以序文为纲的研究途径,判断周武象戏仍处于掷彩行棋阶段,尚未出现象征军事斗争的兵种。但序文关于“在子取未,在午取丑”的文字,启示周武“象戏”已有棋子走法的起源性分类。季本涵通过反复研究画图推演,首次探索出象棋棋子的走法起源于易象中的九宫飞位、地支冲破以及弹棋遗意,并且将当代象棋7个兵种走法的由来全部寻齐。这一学术研究成果,发展了象棋“易象起源说”,驳斥了“国外起源说”。

  新论二:象棋棋盘定型早于棋子

  程颢(1032年~1085年)是北宋哲学家、教育家、诗人和北宋理学的奠基者。他在《明道先生文集·卷一·象戏》中写道:“大都博弈皆戏剧,象戏翻能学用兵。车马尚存周战法,偏裨兼备汉官名。中军八面将军重,河外尖斜步卒轻。却凭纹枰聊自笑,雄如刘项亦闲争。”

  不少象棋史研究者都引用过这首程诗,但都局限于将棋子和棋盘的定型捆在一起进行引述,并将重点倾向于兵种方面。

  季本涵认为,棋盘、棋子的定型应该有所先后,好比作家写一篇小说不同章节会有先后一样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,季本涵认为要破解这道谜,必须与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联系起来。思路上有了这一突破,他查阅相关文献时,目的就十分明确,省去了许多弯路和错路。

  季本涵研究程诗时另辟蹊径,他将重点放在颈联和尾联。从公元11世纪北宋兴盛洛学这一背景出发,明确指出定型象棋盘是八卦与河图、洛书交融的结晶,是程颢学派影响棋文化的产物,从而得出棋盘定型于宋神宗时代的结论。季本涵又以与程颢同时代的司马光所发明的“七国象棋”中首次有“炮”为依据,以及出土宋徽宗时期的象棋子实物,进而得出棋子定型时间在宋哲宗时期的结论。

  季本涵棋人棋事

  “老季是我们圈子里的秀才。”这是象棋界第一人胡荣华特级大师对季本涵的评论。上海籍国家象棋大师朱永康称他是“象棋界的理论家”。

  国内外对象棋运动有所研究的人,都知道季本涵的大名。季本涵的运动生涯颇为传奇,儿时他爱下陆战棋、跳棋,上初中时首次接触象棋,楚河汉界的博大精深深深吸引了他,“五六十年前,市文化宫二楼是全市象棋爱好者的乐园,我一有空就跑到那里看高手对弈。当时市面棋书很少,我想方设法借书,好的书就整本抄下,有次我花了一个暑假才把《适情雅趣》全谱抄下,那本书仅棋局就有500局。”季本涵在象棋天地中尽情享受着精彩与快乐,天资加上勤奋,让他的棋力与日俱增,一两年后就参加了市象棋比赛,三年后获得市选拔赛亚军,并接到省象棋队的调令。当时,季本涵已是南通师专一名学生,他文理兼修,理科成绩尤为出色,在学业和象棋面前,季本涵选择了后者。“几十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,有人对我当初的举动这样评价:从此,这世界多了名象棋大师,少了个理科人才。”

  进江苏省棋队两三年后,季本涵获得全国比赛团体第4、个人第11,其后曾在省体委机关工作数年,后又担任省棋类队教练、领队。1977年回到家乡南通,在市体委负责过多个部门工作,“我的经历较为丰富,或许是这一原因,让我在裁判领域取得一些成绩。”

  裁判生涯堪称季本涵象棋人生的最大亮点:他1982年成为国内首批国家级裁判,1989年成为国内首批特级国际裁判,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两次参加世界象棋锦标赛裁判长,担任中国象棋裁判委员会主任、顾问各10年。丰富的经历加上优秀运动员背景,让季本涵在裁判领域如鱼得水,棋界人士的一致评价是:季大师善于用最接近规则精神的条款处理对弈时出现的争议。

  爱思考,中文功底深是季本涵的一大特色。凭借这一功底,季本涵曾担任中国象棋年鉴编委、全国比赛最佳棋局评论小组执笔人。“这次我对象棋探源提出新论,是多年来致力于象棋学术领域研究的成果,能取得一定收获,让我十分欣慰!”

  记者 王全立


秋雨夜象棋网微博http://weibo.com/qiuyuye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14/11/10 13:36:00
秋雨夜象棋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等级:超级版主
威望:3996
文章:14786
积分:57725
注册:2008年11月10日
2
 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秋雨夜象棋

发贴心情

《帝王八卦梮 河洛九宫枰》-季本涵

发布时间:2014-12-10 16:00:00.0    来源: 中国棋院杭州分院

帝王八卦梮   河洛九宫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象棋探源新论

季本涵

     窥周武《象经》    探棋步起源

     评北宋象戏     论定型经纬

      本文谨献给2014’中国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上篇    周武《象经》新探

     王序为纲   儒棋为鉴   庾赋解读  棋步探源

《易·系辞》曰:“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;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”八卦再相重,演为六十四卦,象征着万物滋生。六十四卦梮,始现于汉代;将之应用于棋戏,则是西晋惠帝元康年间虞挚(291至299年任卫尉卿)所创九道并列的四维戏。

北魏显宦名儒游肇(452至520年)撰儒棋,首创在卦格中行棋。儒棋盘将八八卦局四周增加各一列卦格,谓之“周道”,正中间纵横向各增一列卦格,谓之“净道”和“中道”,扩展为11×11卦格。儒棋子平面园形,初始阶段置于周道为“伏”棋,一卦格可置多子,以投子二视彩行棋。每方“谦棋”、“彩棋”各5枚,彩棋名称各为“智、礼、仁、义、信”和“善、敬、德、忠、顺”,行棋始于“净”位,自东向西右转顺行,每局以全部棋子出尽为尚。棋凡越过周道与净道、中道交会格,即竖立为“梟”,而“梟”正好行至这种交会格,则躺回仍为“伏”棋,故而儒棋被后世点评为“退让为节、不先斗争”的棋戏。

宋代张擬《棋经》曰:“局之线道谓之枰,线道之间谓之卦。”据此,四维戏属行棋于枰,儒棋属行棋于卦。将四维棋枰扩展,可形成11×11线道之北宋通行象戏(大象戏)枰;若只在横向正中增加如同儒棋“中道”的“河”,又将上、下方各两条“四维线”平移至枰正中相互交叉,则9×10线道有“河”有“九宫”的北宋小象戏枰跃然于前。将儒棋盘加以缩小,可形成周武象戏盘;若还原为六十四卦局,则成唐代象戏八八象戏盘。

儒棋的出现,是周武象戏产生的前奏。

(一)御制大典 ——  以象明义  因物设教

中国古代信史唯一由帝王颁制的棋戏——象戏,创自南北朝周武帝宇文邕(560至578年在位)。“象戏”一词,与象牙为棋无关。《周书·本纪卷五》:“天和四年(569年)五月乙丑,帝制《象经》成,集百寮讲说。”。

“经”即道,即理;阐明天理人道的书,称作“经”。经,是神圣和权威的大典。象——解说卦象和爻象的文字。总释一卦之象为“大象”,分说一爻之象为“小象”,行文中统称为“象”。《象经》顾名思义,舒玄象之大典也。西汉刘向《说苑·辩物》云:“玄象著名,莫大于日月。”易象思维寓于博弈文化的代表作——东汉边韶(125至167年期间,顺、冲、质、桓四朝为官)《簺赋》云:“簺之为义。盛矣大矣广矣博矣。质象于天,阴阳在焉;取则于地,刚柔分焉;施之于人,仁义载焉;考之古今,王霸备焉,览其成败,为法栻焉。”南北朝崇尚玄学,周武御制经书以玄象著名,诏集群臣金殿开经学习,此举非同小可。

当时,王褒作《象经·序》,提纲挈领,从天文、地理、阴阳、四时、算数、律吕、八卦,到忠孝、君臣、文武、礼仪、道德十二个方面,包容万象,广舒易象玄奥。庾信上表进《象戏赋》,点明持恒披经习戏,“可以变俗移风,可以莅官行政。”共同将以象明义,因物设教之宗旨,昭告于世。

惜乎周武英年早薨,唐初之后《象经》失传,流入东瀛的卷本也或燬或佚。所幸序、赋、表皆存,兼有稍早数十年北魏名臣游肇创制的儒棋可作参考,后世庶几得窥箇中管豹。

周武象戏,后于游肇儒棋一个甲子。北魏分为东、西魏,周承西魏,周武不难获取儒棋资料作为创制象戏之蓝本。

关于周武象戏梮盘型制,王序“七曰八卦,以定其位,至震取兑,至离取坎是也”,震兑、离坎表明八卦梮横纵中央,存在类似儒棋“中道”和“净道”的卦列。庾赋亦云:“促成文之画,亡灵龟之图”,“从月建而左转,起黄钟而顺行。”灵龟出洛,洛书之数从一至九,以克为用;黄钟之数起于河图,古人制十二律以正音准,取嶰谷之竹制成9寸竹管所发之音即为“黄钟”,经十二次“三分损益”,得黄钟率为八十一。根据序赋,梮盘当为九九八十一卦。

日本古有传说,将棋源自周武象戏。据美籍华人李祥甫教授《象棋家谱》所云,东瀛上层曾广泛对将棋盘规格作试验,计出现过:9×9卦“小将棋”、11×11卦“和将棋”、12×12卦“中将棋”、13×13卦“平安大将棋”、15×15卦“大将棋”、16×16卦“天竺大将棋”、17×17卦“大大将棋”、19×19卦“摩诃大大将棋”、25×25卦“泰将棋”,最终日本上层选择了9×9棋盘,每方棋子先为18个,后为20个。日人研究将棋型制所用方法委实繁琐,但坚持“比较论”之研究精神很值得尊敬,日本能对现代围棋率先作出贴目改革,良有以也。

(二)非战之戏 —— 投彩行棋  打马出关

南北朝处于乱世,周武帝颇善征战,作为《象经》纲要之王序却片言不及武功。未久,掌兵重臣杨坚(后为隋文帝)即向人指出:《象经》不合“人主所为”,“多乱法,何以致久”。老子《道德经》云:“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为上”,这可能是当时颁制《象经》的初衷;然时空错位,尚非治世耳。

另一位马上皇帝——唐太宗李世民则看不懂《象经》,需要召问臣下。箇中原因,舍非战之戏莫能解释。或谓庾赋多有咏“马”言“符”骈句,喻示棋子已有战斗兵种云云,这不过是镜花水月的美好想象。

“马丽千金之马,符明六甲(一作‘六四’)之符”。此二句,一可理解为文武百官锦袍亮甲上朝聆经习戏;二可理解为赞美象戏棋子和筹码的华丽——“马”为古代棋子通称,“六甲”为卒,而“矢法卒数”(西汉马融《樗蒲赋》),矢为筹;若为“六四之符”则指采名有六十四种。总之,并不能据以肯定棋子有“马”和6个“卒”。

“南行赤水之符,北使玄山之策,居东道而龙青,出西关而马白。”有人据此四句,认为有“龙”、“马”、“策”、“符”4个兵种。其实此处所赋之四象,前二句“策”、“符”分言投彩行棋和筹码,后二句取日月东升西沉之义,表道以象星,设关以象月,表明周武象戏的玩法,与樗蒲戏列星偃月、打马出关相似,与儒棋谦退为尚,以棋子全部出局为胜类同。试想:二人对局,焉能四向置棋?御制象戏棋子有“龙”合适否,难道允许屠龙吗?反观王序“十曰文武,以成其务,武论七德,文表四教是也”,棋子倒是可能有“勇”、“智”之类名称,但如同儒棋子纵有名称却非战斗兵种一样。

从王序“五曰算数,以通其变,俯仰则为天地日月星,变通则为水火金木土是也”,以及庾赋“阴翻则顾兔先出,阳变则灵乌独明,”皆可知周武象戏未脱簙戏投箸行棋窝旧,依投彩行棋并使用算筹。“或升进以报德,义以迁善;或黜退以贬过,事在惩恶,”则言棋子名称和性质存在类似儒棋“伏”与“梟”变幻的升贬。“天、地、日、月、星”似彩不似棋,其名目酷肖其后北宋始盛的“天地人牌”。唐代《隋书·经籍志》列《象经》于簙类,实有所据。

宋代郑文宝有诗:“过关已跃樗蒲马,误喘犹惊顾兔屏。”周武象戏和樗蒲戏共同源自簙戏,相互交集略见浮光掠影。南宋《秘书省续编四库阙书目》列唐宋无名氏《樗蒲象戏格》三卷,所云象戏格很可能包括周武象戏,原卷或为两戏之合刊本,或为两戏合用棋盘之图格。

(三)棋步探源 —— 在子取未  飞位冲破

六簙、簺戏、格五等低级赛跑类棋戏,棋子虽有“枭”、“散”之分,但棋子身份和行棋步数需凭掷箸投茕依彩决定,一切交给运气。投彩行棋发展到较高级阶段,某些棋子可能开始具有特定走法,但其能否走动仍旧由彩来决定。王序和庾赋在字里行间表明,周武象戏似已出现这种有走法却不由对局者自由掌控的棋子。“六曰律吕,以宣其气,在子取未,在午取丑是也”,“七曰八卦,以定其位,至震取兑,至离取坎是也”,“应对坎而冲离,忽当申而取未”,显然可能蕴含着棋子的一些走法,值得反复推敲研究。

棋子的种种走法从何而来?若说是老祖宗发明,如何进行发明;若说是外部传入,外部又怎么发明。总之,形而上者谓之“道”,形而下者谓之“器”,7个兵种走法的初始源头才是“道”,而注入各种走法的棋子只是“器”,明乎此,才能抓到象棋起源之根本。易学后天八卦与洛书之数“九”重合,形成广泛应用的“九宫八卦图”,就是明道识器,破解象棋棋子走法的开门金砖。

王序和庾赋所云,涉及的正是后天八卦和九宫飞位,宋陈暘撰《乐书·乐图论·祀九宫》云:“太乙九宫法有飞棋立成图,岁一移兼推九宫灾害……东南曰招摇,正东曰轩辕,东北曰太阴,正南曰太一,中央曰天符,正北曰天一,西南曰摄取,正西曰咸池,西北曰青龙。五数中,戴九履一,左三右七,二四为上,六八为下,符于遁甲,此则九宫定位。每岁祭以四孟,随岁改位,行棋谓之飞位焉。”此处所谓“岁”,是古人虚拟的与木星运行相反的岁星之神太岁(太乙神),《遁甲经》称之为“天一之贵神”,每年每月所行位置不同,其所在方向由占盘(栻局)上“棋子”位置表示,而棋子在九宫中先逆(右转)后顺(左旋)凭空飞来飞去,故行棋称为“飞位”。

九宫(附图1和2)源自《尚书·洪範》“九畴之数”,表示天。老

子《道德经》曰: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”置棋于天一宫(一),右转至摄取(二),再至轩辕(三),接着右转至青龙(六、六为洛书纯地数),再至太一宫(九、九为河图纯天数);再作左旋,由天一宫(一)经招摇(四)至咸池(七),再至太阴(八),亦至太一宫(九)。棋子的这般飞位,即“马”走法的由来,正所谓“天马行空,独来独往”。天马一直一斜飞越八宫,若一直处遇阻即不能越。

招摇

太一

摄取

巽四

离九

坤二

轩辕

天符

咸池

震三

中五

兑七

太阴

天一

青龙

艮八

坎一

乾六

      附图1

附图2

          

九宫飞位,还产生了其他三种棋子的走法:“将”居中宫天符,四正四维方向各系四宫,相待合数皆为河图数“十”,走法全取则八向均可行一宫,若仅取四正则只系河图生数(亦洛书奇数)四宫;若天符仅系四维宫,则为”士”的走法;逆行由青龙(六)至咸池(七),顺行由轩辕(三)至招摇(四),皆为直进一宫,正是“卒”的基本走法。

笔者前文提出周武象戏可能蕴含棋子走法,虽不直接涉及九宫飞位,却涉及栻占天盘十二地支左旋之“十二次(躔次)”和太岁右旋之“十二辰(躔辰)”,以及天干地支“冲破”原则。隋代萧吉《五行大义》云:“冲破者,以其气相格对也。冲气为轻,破气为重。支干各自相对,故各有冲破也。……支冲破者:子午冲破,丑未冲破,寅申冲破,卯酉冲破,辰戌冲破,巳亥冲破。此亦取相对,其轻重皆以死生言之。四孟(指子、卯、午、酉)有生而无死,直冲而不破;四季(寅、巳、申、亥)有死而无生,直破而无冲;四仲(丑、辰、未、戌)死生俱兴,故并有冲破。”其前北魏薛孝通《乌巢谱序》云:“履谦谢,则知冲,退以致福。”两位古人所言,即民俗所谓“六冲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附图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附图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附图5

 未

 午

 巳

 辰

 申

 卯

 酉

 寅

 戌

 亥

 子

 丑

 图3至图5为八八卦梮中央十二支棋子三

 种布置(图6为九九卦棋梮,不计阴影“净

 道”、“中道”,则与图5实际相同),以之

 核对周武象戏“在子取未,在午取丑”,  并增加在寅取酉,在申取卯,在辰取亥,  在戌取巳,即发现:三图各六对飞位行棋,

        附图6           三仃有二仃为“一直二斜”(或“二斜一

直”),系北宋东传之朝韩象棋“象”的走法;有一仃或直或横贯通,系“车”走法由来。“至震取兑,至离取坎”,则或指卦梮如同儒棋般存在“净道”和“中道”(名称可能有异),或亦为“车”走法由来;至于“或当申而取未,忽对坎而冲离”,仅是描述群臣通宵学经习戏过程中,行棋出现颠倒方向,忘记冲破等失误,与走法无涉。

十二支与象戏棋子走法起源深有关系,东汉梁冀(一作晋徐广)《弹棋经》的一段精彩文字值得玩味:“悁闷(弹棋具)者,先闷其位,以十二时相从。文曰:同有文章,虎不如龙。豕者何为,来入兔宫。王孙昼卜,乃造黄钟。犬往就马,非类相从。羊奔蛇穴,牛入鸡笼。”此文若将“悁闷”更作“象戏”,棋亦由被“弹”更作自“行”,则棋子走法跃然眼前。文中看似未及子(鼠)、申(猴),但“王孙”可尊称“子”,黄钟之数九,“申”列生肖第九,故十二生肖俱全。仍依辰对照图3至图5推演,即发现其中存在“二直一尖”(或“一尖二直”)、顺向或逆向“尖”、斜(二尖)、跳越4种飞位行棋法,除第一种大飞马步未见入棋外,后三种分别为“士”、“象”、“炮”之肇始。

据上,已从“九宫”和“躔次”、“躔辰”,将当代象棋7个兵种走法的由来全部寻齐。笔者遐思之余尚另有浪漫的思索:周武象戏给“用”字步行棋,当时作何称谓?一不可能称“王”(擒“王”岂不犯驾),二不可能仍称“枭”;那么,大哉言象,是否可能经、戏、棋子皆以玄象著名,径称为“象”呢?


秋雨夜象棋网微博http://weibo.com/qiuyuye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15/1/5 13:52:00
秋雨夜象棋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等级:超级版主
威望:3996
文章:14786
积分:57725
注册:2008年11月10日
3
 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秋雨夜象棋

发贴心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篇    北宋象戏新论

     大儒之诗  相国之“炮”洛书河图  定型经纬

“象棋”一词,首见于公元前3世纪楚辞《招魂》篇。汉代王逸作注云:“象牙为棋,妙且好也。”马王堆出土汉初簙盒对此提供了实证。

历经6世纪时周武象戏使用八卦棋梮,9世纪时唐代象戏呈交战之象,直至11世纪北宋兴盛洛学,八卦与河图、洛书交融,终于以意化枰,将小象戏定型为现行象棋。此象棋非彼“象棋”,否定之否定,前后凡一千四百年。

关于定型时间,一般概说为北宋中后期。笔者采取棋枰、棋子分曹并进、相向而行之方法,推断:棋枰定型于宋神宗在位期间,棋子定型于宋哲宗在位期间,象棋名称在神宗朝已见出现,至南宋方逐渐取代“象戏”成为通称。

神宗朝有二位名人,对于小象戏定型厥功甚伟。洛学儒宗程颢不仅有诗见证八卦九宫枰,其人很可能就是棋枰定型之舵手。司马光编著《资治通鉴》期间,撰七国象戏独创有“炮”,很快成为小象戏第七兵种和棋子定型之标志。

(一)八卦九宫 —— 大儒之诗  太极之枰

北宋,是象戏发展史上广泛变革,摸石过河,终于定型的重要时期。基于园形扁平体棋子更符合“棋园象天”、“天园主动”原则,宋代象戏皆以平面园形子排枰对垒,不再使用立体棋子和卦格棋盘。各阶层玩象戏日益普遍,张咏(946至1015年)戍边时《答王观察书》云:“塞外清帖,公中事稀,日与虎侯杂戏为乐。五木未止,六簙已兴,投壶、弈棋、排象、旋子。”所云“排象”即为象戏。至11世纪中后期,易学中的河洛之学兴盛,为象戏变革增添活力,终于先棋枰、后棋子实现了小象戏之定型。

大儒程颢(1032至1085年,与弟程颐同为洛学创始人,并称“二程”)《明道先生文集·卷一·象戏》是象戏枰定型于棋子之先的见证。诗云:“大都博弈皆戏剧,象戏翻能学用兵。车马尚存周战法,偏裨兼备汉官名。中军八面将军重,河外尖斜步卒轻。却凭纹楸聊自笑,雄如刘项亦闲争。”“河”与“九宫”为象戏枰已经定型之根本特征,“中军八面”谓“将”居九宫之“五”位作八向控制。“偏”、“裨”即“士”、“象”,司马光(1019至1086年)生前最后15年长居洛阳,编著《资治通鉴》,曾创制《七国象戏》,,改“象”子为“裨”,云“‘象’不可用于中国”,程与其为友,仿效以“偏”、“裨”代称亦可理解;据此,程诗当赋于温公在洛之时,则象戏枰当定型于宋神宗赵顼在位期间(1067至1085年)。当时“将”、“士”、“象”、“卒”四子,或名称或走法未曾定型,过河“卒”可“尖斜”行走,“炮”尚未进入第七兵种,象戏变革正处于新枰载旧子的过渡阶段。程诗首尾两联喻象戏可用作刘项楚汉之争的兵棋推演,对于后世以“楚河汉界”喻象棋,朝韩象棋以“楚”、“汉”代表双方主将,均有深远影响。诗言志,凭楸自笑句,不只陶然棋中之乐,更似亲历楸枰定型之自得。

易象八卦与河图洛书融合,是小象戏棋枰定型的沃土。定型棋枰则是太极、两仪、四象、八卦、九宫这些易象智慧的完美结晶。枰上纵横线道取洛书数“九”、河图数“十”;交会点九十,占周天三百六十度四象之一。全枰格局为八卦包含河图和两个九宫:“河”为界,承簙梮中央之“水”,无极生太极,拟象河图,五行相生;六十四卦以“河”一分为二,又合二为一,“河”也暗含八个卦格,形成后天八卦与洛书之数“九”重合的九宫八卦图;“九宫”拟象洛书,五行相克,每个九宫,四正、四维线交叉于天数“五”位,“戴九履一、左三右七、二四为上、六八为下,”构成九宫包含八卦。枰方义圆, 感官上将象棋枰思维为园形,并作扭曲投影,即可领悟象棋枰乃是太极图,隔“河”为两仪,“九宫”为阴阳鱼双目,棋子“象”即为四象,四象中藏河图全数,“象”每步行四卦,双方六十四卦尽入象中,故而枰战衍生千变万化,五行相生相克,玄奥无比。

关于小象戏枰线道数纵取洛书之数“九”,横取河图之数“十”,有古人伶伦造律专美于前。相传伶伦取上党境内上等黍米行“累黍法”,纵黍横黍各以9分和10分为1寸,方法虽异而长度却相等,纵数之81适当横数之100,而横数之广又恰当纵数之长相合,古人认为这充分体现天地自然之妙,故以其为备数、和声审度、嘉量、权衡等事物的根本法则。将根本法则运用于棋枰定型,亦当然之事。

(二)棋之波澜 —— 相国制“炮” 庸人扰“象”

程颢《象戏》诗证实象戏枰定型,但棋子尚未有“炮”,故加“炮”实为棋子乃至整个小象戏定型之根本标志。“炮”子入棋,文字首见司马光“七国象戏”:“一炮(直行无远近,前隔一棋乃可击物,前无所隔及隔两子以上则不可击)”。今之象棋沿袭未变。宋代东传的朝韩象棋,枰无河界,棋亦各有二“炮”,唯吃子不得以彼“炮”为架,亦不得击食彼“炮”。清康熙二十八年(1688年)徐兰记述蒙古象棋,双方棋子各有一“炮”。

宋徽宗赵佶(1100年至1125年在位)御制《宣和宫词》有一首直秘阁周邦彦词云:“磋车避马寻常事,却是提防垒炮难”。词句留给后世三点信息:其一、当时小象戏已有“炮”,为时未久,对局者不甚适应;其二、此时“将”已由九宫“五位”改置“一位”,走法由“中军八面”回归为唐代的“系四方”,故畏慑叠炮杀着。其三、按“多米诺理论”,“将”收缩活动空间,势必波及其他棋子调整走法达到平衡。如:“士”不出宫、“象”不过河、“卒”过河后可进可平不可尖斜、绊马腿、塞象眼等。棋子走法完成系列性变革,估计晚于棋枰定型约20年即可;根据宋徽宗崇宁年间已有相当成熟的全套黄铜浇铸双面象棋子,笔者认为棋子完成定型,当发生于宋哲宗赵煦在位期间(1085至1100年)。

象戏之“炮”究竟何人发明?元僧念常《藏经·佛祖历代通载》提出唐相国牛僧儒加“炮”之说,甚不靠谱。笔者寻思:司马光创制“七国象戏”独家有“炮”,走法沿袭至今,其人完成《资治通鉴》后于生前最后数月拜相;此亦相国,彼亦相国,高僧葫芦提“马冠牛戴”莫须有乎。不论其后大、小象戏谁先加“炮”,依实据认定司马光首创最为合理。

司马光“七国象戏”用围棋盘,棋子共119枚,不适合二人对弈,但在象棋史上首创颇多。首次评判了各兵种的子力价值,南宋《事林广记·棋九十分》或因此借鉴。“七国象戏”文字说明还包括:连衡合纵办法、誓词、依次移棋、棋离故处亡得复还、误移棋、胜负和称霸、罚酒饮酒等,堪称制定棋规之先驱。

棋子“象”与象戏名称文字交集,甚显独特,易生象戏或因“象”子得名之误会。梅尧臣(1002至1060年)在嘉祐四年(1059年)有《象戏》诗,尾联引新汉昆阳之战典故:“直驱猛兽如寻邑,何似昇平不用兵。”以兽象隐喻北宋象戏兵种有“象”,这是对“象”子的最早记述。当时“象”的走法可能为:一、斜行(“车”直行)无远近(同其后司马光“七国象戏”之“裨”);二、斜走两格,受阻不可跳越(同定型走法);三、斜走两格,受阻跳越(同波斯象戏shatranj之“象”pil;)四、一直两斜行“用”字格(同朝韩象棋)。

司马光撰《七国象戏》云及:“虽名象戏,而无“象”及“车”者,车即“将”、“偏”、“裨”所乘,象不可用于中国故也。”语意所指:其一、有无“象”子与象戏名称无关;其二、中国罕见兽象,乃将通用象戏“象”子更名为“裨”,斜行无远近。程颢与之为友,诗遂有“偏裨”喻“士象”之举。

晁补之(1053至1110年)元丰二年(1079年)著《广象戏图序》,自述儿时即喜“局纵横十一,棋三十四(一作三十二),为两军”的通用象戏,意苦其狭而试广之,假围棋枰用棋九十八枚(图格佚,无从考证)。序云:“象戏,兵戏也。黄帝之战,驱猛兽以为阵。象,兽之雄也,故戏兵而以象戏名之。”此说,偏颇轻妄,罔顾“象戏”以玄象著名之本意,抬出黄帝拉大旗,捧兽象为象戏兵种主力乃至得名由来;由兹,影响后世棋人莫辨象棋名称出处,国际上“印度起源说”数度甚嚣尘上。象棋史上,广象戏未见寸功,是非不断,诚所谓:世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

元代,棋子以“相”代“象”。或谓“相”为军中与“士”并列之文官乎?笔者认为,易学有阴阳老少四象,释教有“人我四相”,各蕴玄奥,久之乃有黑“象”红“相”,正堪匹配,始终体现两仪生四象之本义。

(三)铜质棋子 —— 图文并茂 “将”大“卒”小

小象戏定型后,棋子为平面园形16枚,“将、士、象、车、马、炮、卒”7个兵种,与定型象棋一致。现代考古,从开封、江西安义等地出土数批宋徽宗时象棋子,包括铜质全副正面为文字,背面为图案的棋子。铜质棋子背面图案标识分别为:“将”——纱帽战袍佩剑;“士”——开封子为戎装着裙宫女,安义子为戎装甲士;“象”——披鞍驯顺,吉祥之状;“车”——人推双轮辎车;“马”——作奔马状;“砲”——开封子以人操抛石机,安义子作圆形石炮爆射状;“卒”——武士,开封子持矛,安义子扛斧。

咸谓朝韩象棋为北宋定型象戏之活化石,开封出土黄铜棋子,“将”大达31厘米,卒小为11厘米,其他则20至30厘米不等,似宫中或豪门供多人观看枰战之用棋;安义棋子较小,大小一致。现今朝韩象棋同副棋子有三种直径,“楚”和“汉”(即“将”,彼邦称“王”)最大,“象”、“车”、“马”、“炮”次之,“士”、“卒”最小,依稀可见开封棋子之余绪。

小象戏枰在宋神宗时定型后,汴京一带已出现称象戏为“象棋”。元丰年间(1078至1085年)在开封任职的高承,其《事物纪原集类·象戏》云:“《说苑》‘雍门周谓孟尝君:足下燕则斗象棋’,亦战国之事乎。故今人弈曰‘象碁’。盖战国用兵争强,故时人用战争之象为碁势也。”这是宋人首次将象戏记述为“象碁(棊)”,但此时棋子可能尚处于向定型过渡之中。

象棋名称之定型历时不下半个世纪,由于称“象戏”久成习惯,两宋之交有相当时间“象戏”、“象棋”混称。宋徽宗赵佶《宣和宫词》有一首云:“白檀象戏小盘平,牙子金书字更明。”宋宫“象戏”虽用牙子,其义已与战国楚宫六簙因牙子得名“象棋”,不相关矣。宋朝南渡后,女词人李清照(1084至约1151年)《打马图序》“大、小象戏”并称、曹勋(1098至1174年)《北狩见闻录》和洪遵(1120至1174年)《谱双·自序》称“象戏”;而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(序成于1151年)暨《后志》,则将尹洙(1001至1047年)《象戏格》(后来失传)改题作《象棋》、《象棋经》;僧与咸(?至1163年)《梵网经菩萨心地品戒疏》作“象基(棊)”,洪迈(洪遵之弟,1123至1202年)《棋经论》标题“棋”直指“象棋”。至刘克庄(1187至1269年)作长诗,题用“象弈”,诗句用“橘中戏”,表明象棋、象戏已为通称;至文天祥(1236至1282年)只称“象弈”、“象棋”,未称“象戏”。当代,“象棋”为正式名称,诗文中“象戏”用作雅称仍时有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笔者从事棋类工作逾半个世纪,心系国粹,关注象棋探源。近年心仪国学之余,稍涉博弈文化,有所思索。窃谓非遵易学原理,由棋盘、棋子两方面相向并进,莫能偶获寸进。自知根底浅薄,涉猎未丰,对于古丝绸之路棋文化尤缺了解,深感心有所寄无从提笔之苦。此番不揣翦陋,将日常所思堆砌与会,冀请教于方家高明。

本文引用古代棋史资料,与他著不免雷同;切入角度和论点,则纯属个人新的探讨。谨此说明。

主要参考书目:

《象棋史话》(李松福编)

《中国象棋史丛考》(朱南铣著)

《中国象棋史》(张如安著)

《象棋家谱》(李祥甫著)

《中国博弈文化史》(宋会群、苗雪兰著)

《易经图典》(周春才编著)


秋雨夜象棋网微博http://weibo.com/qiuyuye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15/1/5 13:52:00

 3   3   1/1页      1    
Copyright © 2003 - 2019 qiuyuye.cn
浙ICP备13030390号
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.1.0 Sp1